服务热线:400-8535-399(9:00-18:00)

扫一扫
关注今朝资产微信号

全国免费服务热线
400-8535-399

扫一扫
加入今朝资产QQ群

587729299

顶部

不良资产:我的前半生

发布时间:2018-03-09 10:01:28    

有人说我是特别的,于是,我有个喜欢的名字:“特殊资产”。但是也有人认为我是不好的,他们说我是“不良资产”。


我的出生就带着点传奇:



1999年,国家开始设立中国华融、中国长城、中国东方和中国信达四大不良资产管理公司,分别接管来自工、农、中、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我的兄弟姐妹们,于是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开始了的离开银行“妈妈”的生活。(表面上喊“妈妈”,但其实我们是要被卖出去的“孩子”,你懂得…)


这之后我和我的同胞们,大致经历了三段起起落落的时代:国企时代、四大垄断的时代、寡头市场终结的时代。


而随着信息时代到来,互联网+不良资产也在近年兴起,听说有不少我的兄弟姐妹们通过互联网“从了良”。


或许,“互联网+不良资产”会是不良资管行业的第4个时代,与前三段人生经历一起,共同构我的“前半生”。



国企时代:

我与“妈妈”被“政策性”分离


1999年,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(AMC)相继成立,同年开始政策性地接收我们。


那年我们被卖给资产管理公司颇具政策性,我们这些被判定为“不良”的孩子统一按账面价值1:1剥离,回收低于账面价值的损失实际由AMC/财政承担。


2006年,随着财政部规定的政策性债权处置的最后期限来临,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不良资产政策性业务基本结束。



四大垄断时代:

我们是资管的蜜糖


在过去十几年,那是一个公认的资产上涨周期:资管公司收留了我们以后,什么都不用干就能稳赚不赔,光等着我们的价值上涨就够了。回报率百分之几百、甚至几千都不是梦。


但遗憾的是,所有人都应该已经认识到,这个周期基本已经结束了。过去那种50%、100%甚至500%的回报率可能不会再出现了。


图片来源:轻金融


认识到行业现状的资产管理公司经营理念也在逐渐发生改变:深入挖掘我们的价值,对我们进行组合安排,并且更加重视服务跟处置手段了。


首先


四大管理公司相对垄断我们的“打包”市场,只要我们的银行母亲的生出的“不良”贷款姐妹呈现上升趋势,银行母亲又迫不得已要将我的妹妹转给给资管公司,四大管理就能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和定价权。所以资管公司往往背负“乘人之危”的骂名。


再者


资管公司将我们以一个极低的折扣买入就能赚取几十倍的中间差额。银行“妈妈”以什么折扣出售我们,取决于我们自身有没有“亮点”。固定资产较多的姐妹价格高,担保性的姐妹价格低。


而资管公司处置坏账的利润极其可观,中信银行深圳分行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一个“不良资产”,含476笔不良债权、未偿本金余额16.69亿元,挂牌价仅为2000万元,这中间差额几十倍。


最后


我们如果质量较高,就能保证资管公司稳赚不赔。我们的买卖没有规定的价格范围,靠我们的自身质量就决定了价格。而一些银行“妈妈”为了将资产包能顺利卖出去,则会放入一些回收可能性较高的债权,对我们进行包装,这样资产管理公司才肯来接盘。对于资管公司来说,接手这样的资产包不但利润空间很大,而且还稳赚不赔。


所以资产管理公司也是一个逆中国经济周期的暴利行业。



寡头市场终结时代:

地方AMC放开“二胎”


在国内,四大AMC深耕多年,形成了垄断优势。在多年收购“不良资产”的实践中,四大AMC逐渐形成了金控集团,旗下包含了银行、保险、证券、信托、融资租赁等金融机构。


▲四大AMC经营范围的简图


2016年10月14日银监会办公厅下发了《关于适当调整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有关政策的函》(银监办便函〔2016〕1738号),不仅放宽了地方AMC每省一家的名额限制,更为重要的是,戴在地方AMC头上的“不良资产不得对外转让”的紧箍终于摘除,这意味着地方AMC终于具备了一家AMC本应拥有的最基本职能。


如今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,已经从过去的不良资产处置逐步发展成为综合性的金融机构,不良资产只是其业务板块的一部分,地方AMC松绑之后刚好强化了这一方面,不良资产管理行业走势开始呈“4+1”格局,民营资本初入该行业,国有背景的AMC由于具有公信力、与政府的沟通协调能力等方面的优势。


四大的寡头市场已然成为过去。



互联网+不良资产时代到来:

我决定“从良”


目前,对数量越来越多的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的处置,已经成为银行“妈妈”不可回避的问题了:


截至2016年一季度末,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已经连续第11个季度上升。


不良资产管理行业具有逆周期属性,经济增长趋缓、不良贷款率上升、法律监管宽松、金融垄断破除、金控大势所趋以及经济结构性调整期间的并购重组需求给AMC带来了大量机会。


不良资产规模的攀升也是在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市场的供应规模。


传统的不良资产处置主要依赖与四大AMC资产管理公司。但面对如此庞大的不良资产,吸收能力毕竟有限,探索新型的不良资产处置手段,成为当务之急。


而最近一年金融机构业绩爆发,金融反腐深入推进,金融监管部门出现密集离职热潮,某央行职员甚至称离职只为养家糊口。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似乎也赶上了一波“离职潮”:包括信达前副总裁、分公司一把手相继离职,引来舆论纷纷。据了解,创业、进入民营资管可能是这一批有志之士的明智选择。


“四大”告饱,不良资产处置领域就像一片久旱的土地,不良资产规模不断逼近警戒线,互联网+不良资产处置像一片久违的云雨,在解决信息不对称、提升不良资产处置效率方面展现出巨大优势,孕育出一方广阔的“蓝海”。


短短一年多,就引来近50家入局者形成千帆竞渡之势。


现在国有机构在处理不良资产上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在饱和的状态下只有另辟蹊径,转让给民间机构成为更好的选择,并且非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处置并不受财政部《不良资产处置管理办法》约束,互联网金融平台或其他社会投资者可以直接参与处置环节。


预计,互联网的不良资产市场规模处于3.5到5万亿元之间。


按照经济下行的周期来看,每年的不良资产增长的规模在10%以上。互联网金融模式,能够让其他社会资产参与处置,优化资源配置,更好的达到双赢的局面,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。


我呀,兜兜转转这么多年,看着多少一起从银行“妈妈”那转手卖出的姐妹陆续“从了良”,就连十余载的好闺蜜最近也通过互联网找了好归宿,我不禁也动了心。


趁着现在政策好,选择多,我准备注册一个今朝资产平台,给自己寻一户“好人家”了。

今朝资产订阅号

今朝资产服务号

全国服务热线

400-8535-399

服务时间 : 9:00-18:00